地热反射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热反射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放开双手的瞬间-(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0:48 阅读: 来源:地热反射膜厂家

我叫容颜,住在至阴之地-----红二区。住在这里的老户都是些巫族。但是新搬来的人应该都是些普通人。

我家就是当地有名望的巫族,不过作为巫族后人是比较惨的,因为随时都可能被冥界的鬼杀死。

我就是一个比较悲催的巫族后人。我经常被鬼缠。但是还好,我家里人道行高,每次我都有惊无险。

可是,我并不是永远那样幸运的,就在我14岁那年的七月十五,我又被鬼缠了。这看似很简单,但是却不简单。以前缠着我的鬼最多就是想要点钱,可是,这次这个鬼却是想要我的命!

我试图跟这个鬼沟通,让他放过我,毕竟冤有头债有主,我又没害过人,可是这个鬼根本不听我劝,就是想要我的命。

我不想死,别看我家在巫族德高望重,可是我的地位却低得很,我从小就受人欺凌。家里的亲人嫌我八字太阴,经常招来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还要他们处理,给他们添麻烦。

我没有朋友,我的两个好朋友因我而死,所以大家都说我是克星,没人愿意跟我做朋友。我想活着,我想好好活着,让那些欺负我的人付出代价。

我拿出一张“求命符”,发出了求救信号。使用求命符需要耗费大量灵力。我本来灵力就低,使出了求命符,我就晕倒了。

我再次醒来,发现我在容耀家里。

我跟容耀虽然都姓容,但是我们可没有半点血缘关系。我跟他的关系非常好,经常去他家玩,所以我对他家非常熟悉。

“容耀?”我很吃惊。据我所知,他父母常年在外地打工,他家就一个老保姆负责照顾他和他姐容柏。

“你真是不爱惜自己。”容耀拿了一杯水向我走来,语气略微责备。我知道,他是真的关心我。

我发现他的脚受伤了,“你救了我?”我有点惊讶,更多的事担心他的伤。

“嗯。容颜,你怎么会招那种鬼?”容耀有点紧张地问我

“可能是我命太阴了,今天真是多亏你了。”我跟容耀之间根本不用说谢谢。我跟容耀在一起四年,虽然不在一个学校,但是每天放学都一起学习一起玩,既是青梅竹马,又是蓝颜知己。

“你太傻了,对付那种恶鬼,下次别用求命符,我给你画了十张雷符,够你用一辈子了。”

我点头,“好,你的脚……”

“没事,就是破了一层皮,过几天就好。”容耀给我一个他很强的表情。

如果是平时,我一定会调侃他几句,但是,今天,我真的没心思。可能是太累了,也可能是跟容耀一起4年,竟然不知道他道行这么高,觉得他陌生。我也知道,容耀的脚可不是破了一层皮那样简单,而是生生的被扯下了一层皮!

容耀看我像看怪胎一样看他,自然知道我是在好奇他为什么能对付那个恶鬼,“你不用好奇了,敢住在这红二区的人,哪个没两把刷子。”

“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4年了,我都不知道你有这本事。”我调侃他。听他这么说,我觉得不管他隐瞒了什么,他都是我的容耀。

他耸耸肩,刚要回我一句,突然一个孩子的哭声打断了我俩的玩笑。

普通人一定觉得小孩子哭很正常啊。可是,我知道,这个孩子的哭声不正常,这个孩子是被鬼吓哭的。我相信,容耀也能听出来。

不过,容耀的表情是——又不是我家孩子,我才不多管闲事。他继续我和他刚才的话题“不是我深藏不露,而是你傻。”

“容耀,你陪我去看看那孩子吧。这附近的孩子,应该就是我家邻居毕红的女儿。”我一脸讨好他的样子。

“又不是你女儿,关我什么事。”容耀一脸不情愿,但是他还是把我从床上扶起来了。

我知道,只要我想的,哪怕他再不情愿,他也会努力让我想的成为现实。

我和容耀去了毕红家,发现一个黑衣女鬼正在毕红的女儿身边飘来飘去。那女鬼看见容耀,立刻缩到了角落,但是孩子还在哭,女鬼依然在房间里。

我知道,这个女鬼我对付不了,我只能求容耀帮忙,“容耀,你救救她吧!”

“是救那个女鬼,还是救那个孩子?”容耀明知故问。

我知道,他一定又要跟我谈条件了,“你明知故问,当然是孩子啦,你又想让我签什么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

容耀摇头,“容颜,其实,人和鬼的命都是同样尊贵的。不要觉得鬼害人、死有余辜。这个女人只是想念她的孩子,看见这个孩子,忍不住想到自己的孩子,就多看几眼。”

那个女鬼突然跪在地上,“大人,求您,让我见见这孩子。”

“我尊重每一个生命。你走吧,这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容耀此时像一个铁面无私的判官

“大人……”那女鬼欲继续求容耀。

容耀拿出一张火符,“要死,要活?”

那女鬼立刻离开了。

容耀将火符印在毕红的女儿身上。我问容耀,“她还不到2岁,你用火符护她,她能承受住吗?”

容耀微笑,“没事。这是半符,反噬不会太严重。”所谓半符,就是只用了一半功力画的符。威力自然只有一半,副作用也只有一半。

这撞鬼的事也就告一段落了,可是我却不想一个人在家,于是我拉着容耀去我家。容耀也没有拒绝。我回到家,就躺在炕上,毕竟跟容耀熟得很,没必要跟他客气。他也从来没把自己当客人。

容耀见我躺下了,就坐在我身边。我可是不习惯他这么盯着我,我就闭眼,假装睡觉咯。可是谁知道,我闭上眼,快睡着时,他突然亲了我!

他的吻很深情,却也很短暂。我睁开眼,他就离开了。一脸他很正经的样子看着我。我没有不好意思,因为,我记得以前因为他帮我一个大忙,我就亲了他。

那时候也不懂那么多嘛,现在虽然懂了,可是,却也没有尴尬。可能是在一起太久了,习惯了。也可能在我心里,容耀不仅是蓝颜知己,而是男朋友。

“容耀。”我喊他的名字,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放心休息吧,你家里人回来了。我走了,拜拜。”容耀倒是够干脆的。似乎刚才亲我的人不是他。

不过,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我们的感情。我们还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我们也并不着急说破这一切,毕竟未来的路还长,我们还有一辈子……

超静音风机盘管凯亿中央空调设备

东莞大朗工业铝上门收购

山东万辰微机控制管材环刚度试验机操作简单一机多用

忻州CPVC电力管施工案例分析&

市政雾炮洒水车多少钱

基坑钢筋折弯弯箍机钢筋调直机切断后弯曲

回收防老剂资质齐全

支架角钢等边角钢中山角钢一站式批发零售

望牛墩废铁上门收购

自动回转式清污机广西回转式清污机价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