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热反射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热反射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加里曼丹岛上的中国军团-【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6 10:04:08 阅读: 来源:地热反射膜厂家

加里曼丹岛上的“中国军团”

“南加海螺,或许是中国水泥工业真正意义上的‘走出去’。她不仅仅是去投资建设一个工厂,而是完成整个产业链的国际化战略,是完成国际化公司的一个全过程。”海螺水泥股份公司总经理助理、南加海螺水泥有限公司总经理柯秋璧的话,平淡中透着欣慰与自豪。

  “南加海螺,或许是中国水泥工业真正意义上的‘走出去’。她不仅仅是去投资建设一个工厂,而是完成整个产业链的国际化战略,是完成国际化公司的一个全过程。”海螺水泥股份公司总经理助理、南加海螺水泥有限公司总经理柯秋璧的话,平淡中透着欣慰与自豪。

  6月29日,经过一整天的辗转飞行,时近傍晚,我们到达南加省会班加马辛。海螺项目在南加省的TABALONG县境内。刚下飞机,我们便体验到了海螺的高效率……

  迎接我们的,是从南加海螺项目现场驱车5个多小时赶来的柯秋璧总经理。在夕阳的金色余辉中,柯总带我们马不停蹄“跑了”南加省两个比较大的水泥经销点(在印尼,销售水泥必须由当地经销商代理)……使我们对南加省的水泥市场价格、需求量有了大致的了解。

  在经销商那里,我们了解到一个会让国人感到惊奇的信息:在印尼的加里曼丹岛,水泥是绝对的卖方市场。相对于国内水泥市场的残酷竞争,这边风景独好!

  6月30日,一大早起来,汽车便一路狂奔……路途中我们一行人,一边听着柯总介绍南加省的矿产资源分布情况,一边看着窗外犹如中国70年代未发展时期的现状……我们不时地交换看法,议论优质低价的煤炭、高储量的石灰石资源、廉价的劳动力成本等等,大家不约而同地佩服“海螺”超前的战略眼光,这里发展空间巨大!

  经过5个小时的车程,汽车由公路转入一段土路,行驶一刻钟左右,远远看到,一条水泥生产线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映入眼帘。终于到了!“你好,南加海螺!”我们一行人兴奋起来,旅途的疲惫顿消,手中的相机不停地拍照。

  近处,一湖碧水把生活区与厂区前后隔开,一座木桥架在湖上,曲曲折折又将前后厂区连为一体。工地的职工正在用自助餐……两荤三素一汤,伙食不错!一排排干净整齐的职工宿舍,人工湖边几只悠然自得的鸭子、鹅和放养的鸡……好一派和谐的生活场景。

  柯秋璧与他的管理团队,以南加海螺特有的“山珍海味”——山野菜、野鹿肉、湖中的野生甲鱼……热情地款待了我们。虽然大家刚刚相识,却如久别重逢,在异国他乡,一种亲情从心底涌起。

  餐后,我们走过木桥去参观工地现场。谁知,刚才还是晴空万里,瞬间天空下起了大雨。

  加里曼丹岛是典型的热带雨林气候,一年当中9个月是雨季,施工的不便和困难可想而知。按计划南加海螺今年四季度投产,那样全部建设周期也就是两年,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据我们了解,拉法基和豪西姆这些国际巨头公司,用了6到8年的时间,而泰国水泥用了整整10年的时间!

  南加海螺项目是海螺集团在印尼的第一个工程,一期工程建设一条3200t/d熟料线,配套建设150万t/a水泥粉磨站及2×18MW燃煤电站,主要包括矿山石灰石输送、熟料储存及输送、附属水电等22个子项,同时预留了另一条3200 t/d熟料线基础。项目于前年12月开工,预计今年12月生产出第一窑水泥。

  在项目现场,我们看到厂区建设除了部分道路外,已进入收尾阶段。自建电站正在调试,粉磨站、熟料线已安装完成。柯总告诉我们,今年4季度保证能够投产。

  远处,高高的窑体、塔吊、圆顶的料库、绵延7.5公里的输送廊道,红顶的海螺标志色建筑,静静地在雨中等候着最后的“点火”检阅。

  看到南加海螺的这一切,你能不为中国企业而自豪吗?!

  在项目现场,我们见到了南加海螺承担熟料生产线、粉磨站、燃煤自备电厂工程机电设备安装项目的中机五建负责人,见到了承担矿山破碎工程的中国十七冶水泥工程公司的负责人。

  作为合作伙伴,他们这样评价海螺:“海螺追求质量,讲求效率,善于协调;他们计划性非常强,高度重视各个环节的节点。这也锻炼了我们中机的队伍,丰富了经验,丰富了业绩。”“这个工程,外部环境较差,条件恶劣,材料短缺,矿山的勘探、破碎难度相当大……我们能提前28天完成矿山破碎并交付安装,与业主的监督、协调有很大关系。”这两位老总,几乎是异口同声。

  对合作方来说,“海螺”是甲方。“柯总能在春节这样人心最波动的困难时期坚守在这里,我们作为乙方也特别受鼓舞!”中机的负责人动情地告诉我们……

  谈起印尼建厂,柯秋璧有些感慨:“没有当地的合作伙伴,像我们这样独资建厂,在印尼,还没有。但是,土地征用、权证报批、设备进出口,我们每一步都走得很坚实。南加是“海螺”的第一个海外项目,对“海螺”自身也是意义非凡。外国的EPC项目我们做了很多,但真正自己投资建厂这是第一个。我们自己把它理解为真正意义上的‘走出去’。”<<首页12末页>>

  南加海螺项目接近赤道,非常炎热,而对自然环境的困难,柯总与他的管理团队并不以为然,这支队伍参加过海螺多个万吨线的建设,是一支善打硬仗的铁军,他们在国内建设过迄今为止全球难度最大的四川重庆海螺——矿山廊道有6条隧道,厂区土方大,码头水位滑坡,水位落差30米,仅矿山到码头的落差就达1000多米!柯秋璧告诉我们,在这里对他们最具挑战的不是施工难度,而是与当地文化的融合。在征地过程中农民的“反水”、管理过程中两国文化的冲突、语言的不通、思想的隔阂……采访中,我们听到了很多艰难,但是听着柯秋璧和他的管理团队讲出来,是那样举重若轻。

  “我们自己投资,自己征地,自己设计,装备的设施是自己的,设备的制造是自己的,整个工程建设队伍,用的是中国自己的队伍。南加海螺的定位:是整个海螺集团,或许是我们国家水泥工业的产业链‘走出去’,而不是仅仅去建一个工厂。这是整个产业链的国际化。”看得出,柯秋璧与他的管理团队很自信也很自豪。

  目前,南加海螺聘用的当地员工已近一半。而国内来的员工周末学习印尼语是必修的课程,部分海螺人已经成了“印尼通”,以至于我们把国内来的海螺人当成了印尼人。

南加海螺印尼籍员工

  采访期间,我们随柯总拜见了刚刚任职 3 个月的TABALONG县县长,看到双方关系非常融洽。了解到我们专程从中国过来采访,县长说:“我非常支持‘海螺’,‘海螺’是个很好的企业,他们招收当地人在‘海螺’工作,解决了印尼人的就业困难。我支持‘海螺’在印尼发展,也欢迎其他中国企业来印尼投资。”

  南加海螺位于加里曼丹岛的最南端,南与爪哇岛隔海相望。从工厂向内陆延伸,有无限的市场拓展空间;向外海扩展,通过海运,可直达爪哇岛,而爪哇岛水泥消费量占印尼全国消费量的56%。

  相对落后的加里曼丹岛,更是印尼一块未开垦的处女地。

<<首页12末页>>

韶音AfterShokz官网

创意设计

文件远程存储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