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热反射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热反射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高州建立493个农民用水户协会未发挥实际作用土沙雀麦

发布时间:2020-10-19 07:25:12 阅读: 来源:地热反射膜厂家

高州农村安全饮水工程建设出现两种迥异的情况——这个村工程停在三年前 那些村早已喝上放心水

南方农村报讯(记者 李丁丁)在高州市,农村安全饮水工程建设出现两种迥然不同的情况:荷花镇共有16个村实施农村饮水安全工程,但到现在只有1个通过验收。该镇的六岸村三年前开始修建饮水安全工程,但到现在仅仅是挖了一个修建蓄水池的方坑,还有一堆放在村委会里的水管材料。

而在根子、分界等镇部分村,因为有"农民用水户协会"的实际管理,饮水工程从建立到使用,都比较顺利,村民的满意度也较高。

"农民用水户协会",一个貌似务虚的协会,究竟怎样才能发挥出实际作用,又如何能长久持续?高州市水务局工作人员坦承,目前,高州市建立了493个农民用水户协会,覆盖95%以上的村,但能发挥实际作用的协会其实并不多。据悉,截至目前,高州市共解决饮水不安全人口42.9172万人,不安全饮水问题基本上得到了解决。

六岸村三年只挖了一个坑

在高州市西北方向的荷花镇六岸村,距离高州市区大约60公里,往西再翻过一个山头就是广西了。

在六岸村,村民还一直沿用着古老的取水办法:在山坡上挖一个"水涡"(山泉眼)蓄水。唯一不同是,以前是上山挑水,现在是通过水管直接引到家中。2011年,得知政府出资修建饮水工程,村民非常高兴,可到现在差不多三年了,"所谓的饮水工程只是用钩机挖了一个坑,做个样子。"村民古先生说。

3月28日,南方农村报记者来到六岸村三队的取水口。山坡上,有几个约1平方米的露天"水涡",几根白色的水管将"水涡"的水引到各家各户,水涡里的水管口长满了青苔。"虽说是山泉水,可是水涡里经常会出现小鱼、蚂蝗,还有其他杂物,生水肯定不敢喝,必须煮开喝。"村民廖女士告诉记者,"平时水还比较清,但一遇到下雨天,水就变得非常浑浊,根本不能吃。只能提前多储点水,要不到下雨天就没有水吃了。"至于该村的饮水安全工程,2011年挖好的用于建造蓄水池的方坑,基本上已经荒废。方坑周围杂草从生,引水渠道损毁严重。据六岸村村委会主任古旭深介绍,2012年9月,施工方运来一批水管材料,现在还在村委会放着,一直没有发挥作用。

"压力很大,经常被村委会主任和村民质问饮水工程的问题。"荷花镇分管饮水工程工作的副镇长叶家海说,"这个工程是由市水务局统筹招标实施,镇级政府只是配合协调工作,对于六岸村的情况,我们也是无能为力。"他介绍,"从2010年开始,荷花镇18个行政村中有16个建设农村饮水安全工程,但到目前,只有1个通过验收。我希望快点、再快点完成工程。"据高州水务局农水股股长何浮介绍,六岸村有村民2098人,不安全饮水人口761人,国家、省级补助24.35万元。由于饮水工程需要惠及整个村的村民,实际需求资金40多万元。六岸村有将近18万元的自筹资金一直没得到解决,再加上建设土地的问题,所以工程拖到现在。

3月28日,高州市水务局与施工方代表表态,目前荷花镇的饮水安全工程正在积极推进中,对于六岸村,将用修水塔的方案代替原来修蓄水池的方案,利用部分扶贫"双到"资金解决自筹资金问题,大概半个月就可以完工。三个月后,整个荷花镇的饮水安全工程可以完工。

用水户协会解难题

根子镇南邦村委会山尾自然村地处山区,建设饮水工程之前,吃水是该村及附近其他4个自然村的难题。2009年,为解决这5个自然村的安全饮水问题,农村安全饮水工程正式立项。这5个自然村并不属于同一个村委会,如何统筹协商呢?山尾村饮水安全协会因此成立。山尾村村民谢成东担任会长。

牵头人有副热心肠年约50岁的谢成东不是村干部,他之所以当选协会会长,只因为他有一副热心肠。"他这个会长每年只有50元的话费补贴,其他什么钱都没有,收取的水费主要用于工程维护。协会的其他成员每年也只有30元到50元的话费补贴。没有奉献精神是干不了这个事情的。"高州水务局副局长黄强感慨地说。

5个自然村的饮水工程共需42万元,政府补贴33万,余下的9万元在谢成东的协调下,很快筹齐,"因为大家都想很快吃上方便、干净的自来水".挖水道、铺水管、修蓄水池等工作,都由村民承揽,"虽然一天80块的劳务费比130块一天的市场价低,但这是给自己修的工程,大家还是非常积极的。"谢成东介绍,在建设过程中,也会遇到一些小问题,如在铺管过程中,有些村民不愿水管从他家经过,谢成东就去做思想工作,并以"不让通过就不给你家供水"警告,最终这些小问题很快解决了。

一宗工程惠及千人村民"投资投劳",齐心协力,饮水工程很快建好,进入管理、维护阶段。山尾村饮水安全协会成立之初,规章制度完备。"协会7个成员中,有两个专门的维修员,一些小问题都能够解决。"谢成东说,"虽说现在的水费很低,但每个月收的水费完全能应付小规模的维修。水费由村民监督使用,如果维修资金不够,就按每户用水量,按比例分摊,但饮水工程修好后还没有遇到过类似情况。"目前,水费是0.3元/方。

记者在现场看到,在山坡上,通过4个泉眼取水,把山泉水收集起来后通过物理净化(通过活性炭、砂石等把泉水净化),然后输送到一个密封的水泥水库中,最后输送到各家各户。"现在比较旱,泉水较少,自来水供应会稍微不足。"谢成东说。记者在村民家打开水龙头,用手接了一捧水,尝了一口,甘冽清甜。

这个饮水工程解决了5个自然村共1019人的饮水问题。

水费管理制度严格

2011年,高州市要求各村成立农民用水户饮水安全协会,负责属地饮水工程的建设、管理和维护工作。

分界镇储良村于2011年以村委会成员为基础,成立储良农民用水户协会,筹资17.35万元(整个工程投资93.7万元,省级资金以上投资76.35万元),组织村民"投劳",建成饮水工程,解决了全村5000多人的饮水问题。该协会有严格的规章制度,包括协会人员的选举与罢免、水费收取与使用等,都有明确规定。除了协会成员外,储良村委会8个自然村的村小组长担任监督员,"我们把收取的水费统一放到镇的财政中心,每项管理维护费用都要审批,专款专用,8个自然村村长监督。饮水工程2011年建好后,还没有出现协会不能解决的大问题。"协会会长、储良村主任莫森说。

"我家旧屋的水井早就不用了,现在洗衣服、做饭等全部用自来水,比以前方便了很多。一个月水费也就是20块钱左右。"储良村村民钟少群高兴地对记者说。1990年代以来,由于污染严重,储良村村民赖以生存的飞马河水变成了不达标的污染水,全村6000多人,不安全饮水人口有2386人。

多数协会作用不大高州市水务局副局长黄强认为:"'公司 协会'这个模式主要是发挥受益主体的自主性,让受益主体参与到缺口资金的筹措、饮水工程管理和维护。'公司'中标后,具体工程的建设和管理交给'协会','公司'提供技术支持和监管。其实这个'协会'不仅仅可以是一个自发的组织,也可以是社会资本。"不过,能发挥出实际作用的"农民用水户协会",高州市水务局农水股股长黄杰文承认并不多,"在有的地方实施得并不理想,未来还需要进一步探索与创新".

北京专业治尿毒症

北京治腋臭医院哪家好

治脑出血的医院

南宁专治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