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热反射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热反射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高旗半个天津人我们乐手老了不等于摇滚没落-【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8:00:33 阅读: 来源:地热反射膜厂家

天津网讯 每日新报记者 翟翊 前晚,中国摇滚乐的颜值担当、超载乐队主唱高旗亮相“把青春唱完”高原摄影展天津站第二场沙龙,为天津歌迷带来一场温暖的“摇滚圣诞夜”。带病前来的高旗不仅分享了他的摇滚故事,还带来了正在制作的中国摇滚纪录片片段。令天津歌迷惊喜的是,高旗居然爆料自己是“天津孩子”,这位见证了中国摇滚乐发展的不老男神现场用纯熟的天津话为歌迷朗诵了一段《荒原困兽》的歌词。

高旗从2011年开始拍摄中国摇滚纪录片的素材,数万小时的素材记录了崔健、唐朝、罗琦、黑豹、窦唯、张楚、何勇、郑钧等众多摇滚人的珍贵采访内容,“美国有《摇滚历史》,我想中国摇滚乐也应该有个正经纪录片,于是我做了将近50组采访,都是一路走来的好朋友,从老崔开始,老崔出道的时候,我上高中,他去北京各高校演出,我就跟着看。我就想把中国摇滚乐是怎么产生的、每个音乐人的感受梳理出来,算是中国摇滚乐的正史吧。除了想展现一个时代的精神风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当时是出于本能做的一些东西,走过十年回头一看,会特别清楚当时是怎么回事,但当时可能没这么清楚。我们拍了两三百个小时的素材,又拿到了很多独家素材,但因为资金的问题,停滞下来。我们可能会先出一些小视频、小故事,把好玩的地方表达出来。”

曾是中国摇滚乐颜值担当的高旗快50岁了,日前他推出一张由自己担任编曲和制作人的童声合唱专辑《宋词辑壹》,“摇滚乐是我音乐上最直接的部分,此外,我还有很多音乐审美和表现能力。我之前还做过欧洲古典音乐的翻唱,请了周晓鸥、老狼、羽·凡这些哥们儿。找孩子们唱这些流传千古的宋词,算是另辟蹊径吧。我觉得这才是童声合唱的本质,真正的童声合唱团是唱给大人听的。这些歌用童声合唱,挑不出毛病,比如描述生命的无常,孩子不想什么,躲开了情绪较劲,张嘴就唱,挺美的。”

高旗自己没有演唱这些作品,他解释说:“说实话,我真唱不了。我这么多年没出专辑,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我还在练唱,我的唱真有问题。这些年我写了很多歌,应该够出六七张专辑。我自己不唱,那么这些歌谁能唱呢?除了李健,找不到第二个人。我和李健本来就是很好的朋友,跟他说了,他也很爽快,出来好的东西为什么不试试。也不用钱,直接来,非常仗义。他是文化人,气质和声音都有文化感,是最合适的人。”

当天,高旗爆了个大料,“其实大家都不太知道吧,我也是第一次说,我算是半个天津人。因为我最美好的童年就是在天津度过的。因为那时候父母在北京不能照顾我,我就在天津的舅舅家生活,小时候住睦南道,在新华南路小学上学,有三分钱的水果冰棍儿、好吃的煎饼馃子……周末我一个人坐火车在京津往返,在天津的点滴都是最美好的回忆。后来,我跟随梦舟明星足球队在民园比赛,故地重游格外感慨。”高旗记忆中,当时自己最喜欢吃天津的煎饼馃子,每次回北京都会用饭盒带上几套,而起士林的西餐也是他眼中诱人的美味。虽然后来生活在北京,但天津话却成为他挥之不去的“乡音”,为了证实自己的天津话特别溜儿,他现场用天津话朗读了自己的代表作《荒原困兽》,“风雨中冲出岩洞……”效果十分诙谐。

中国摇滚是不是中年摇滚?从《我是歌手》唱《礼物》时的集体车祸现场到赵明义保温杯的群嘲和唏嘘,中国摇滚真的衰老和没落了吗?高旗觉得要纠正一个概念:“你们好像把摇滚乐和我们这帮人等同起来了,我觉得这个错误特别严重,不是说摇滚乐就是崔健、唐朝或我们,摇滚乐永远有新东西出来,现在的年轻孩子才是真正代表摇滚乐的,只是我们这些摇滚乐手老了而已。有些人会批判摇滚乐当初怎么样现在不行了,那你可能多少年没去livehouse、多少年没去音乐节看那些年轻乐队、听他们的歌迷呐喊,所以是你out了,而不是摇滚乐,摇滚乐一直有生命力,一直在走。我一定要纠正这个概念。我们只是一些岁数大了的摇滚乐手,绝不等于摇滚乐,太不等于了,这等号画错了。当下这么多摇滚乐队,数量、质量、粉丝群都不是上世纪90年代所能想象的,为什么总唱衰呢?过去这十几年调侃摇滚乐好像成了风气,你说我们那代老摇滚乐手都不行了,可以,这个我们接受,你有你的观点,但这绝对不能等于中国摇滚乐,这太胡来了。”

南昌人工授精和试管区别联系

宁波男科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人流手术哪家好淮北专做人流医院

三代试管可以在哪做